《返校》美化了白色恐怖?

编辑: -
《返校》美化了白色恐怖?

●作者/蒂玛小姐咖啡馆

「你有去看返校了吗?我去看的那场好多人喔!」A女问。

「有啊,我跟男朋友去看。我看的场次也是将近满场,很多年轻人去。」B女点头。

「你们看完觉得怎幺样?我看完一直哭说。」

「我也是一直哭,不过我男朋友很镇定,出来说了很多针对剧情泼冷水的事。哈哈。其实我觉得他说的也对,但这有时候就是一种两难。」B女说。

「泼冷水?两难?什幺意思?」A女不解。

「先问你喔,你有看过超级大国民吗?」

「欸,没有耶。」

「我其实也没完整看过,只看过片段。那也是在讲白色恐怖的故事。但如果你想要真的体会白色恐怖是怎幺一回事,看超级大国民会更接近那个时代的氛围,也更接近经历过白色恐怖的人的心境。

我男朋友说,返校呈现的是『恐怖』里面『红色的恐怖』,也就是暴力、血腥的那一块。但是白色恐怖最恐怖的,却是『白色』,但返校并没有把『白色』的部分诠释出来。只呈现了恐怖,但这样也许会让有的人对白色恐怖有过于扁平化的印象。以为国民党在那个时代的坏,坏的很愚蠢,坏的很粗暴,坏的很明显。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幺是叫『白色』恐怖?

白色恐怖的白色,代表的是政府。法国大革命期间,因为政府军用白色做代表色。白色恐怖是政府以国家的力量透过政治检控、绑架、暗杀、针对人民进行政治打压,营造出恐怖气氛,让反对的人因为害怕而不敢反抗。

返校里面,读书会的老师被明目张胆的带走,过程还明目张胆的打人套头套。但在真实的白色恐怖中,你不会直接看到有人阵仗那幺大的去把人架走。而是有一天你去学校,你就发现某个老师不见了。有一天你就发现某个邻居不见了。人不见了之后,你会发现,身边的人,就自动的不再谈论这个人,自动迴避所有跟这个人有关的话题,不再提起,彷彿这个人从来没有在你的生命里过。

白色恐怖的恐怖,在于政府利用恐惧,让人民自我审查,自我禁声,进一步的自我说服国家这样是为人民好,而相信这样的统治是必要的。但他绝对不是用这种大剌剌带走人的粗糙方式,再让人消失。你去想想,如果你身边的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大剌剌带走,大家难道真的会笨到不去反抗、不会想革命吗?

《返校》美化了白色恐怖?

▲白色恐怖是政府以国家的力量透过政治检控、绑架、暗杀、针对人民进行政治打压,营造出恐怖气氛,让反对的人因为害怕而不敢反抗。(图/影一提供)

然后电影里面,替方芮欣增加了更多的设定,他的爸爸后来因为帐务问题,被警总带走。

我男朋友说,看他爸爸的穿着,是军阶很高。这样的人如果真的要被弄走,不会是警总来你家带走。而是突然有一天,他就不见了,你也不知道他怎幺了,怎幺问也问不到。然后可能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天,有一个爸爸的朋友才来跟你说,你爸爸不会回来了。

白色恐怖的时候,有很多人都是这样被消失的。但也因为被消失的过程,家属怎幺问都问不到,而且到头来,你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然后一直到有一天,家属到户政事务所换户籍誊本,结果才发现,上面注明消失的家人已经被判死刑。你问怎幺一回事,他们也只会说,我不知道,反正就是这样。

但也因为这样,白色恐怖的家属的执念才会那样的深。因为你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也找不到真相。人死了,怎幺死,在哪里死,为什幺死,都不知道。」B女说完,喝了一口咖啡又继续说。

「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虽然返校的剧情很冲击,对党国控制的比喻的手法很直白,但其实还美化了白色恐怖,也美化了当时的国民党。你以为国民党形象在白色恐怖时期的统治方式,是小叮噹里面的技安,动不动就喊打。但其实国民党那时候的手法,更像是黑化的王聪明,他玩弄的是人性,是恐惧,他是从心理面让你自己说服自己诚心折服。」

「....好,我现在听懂你说泼冷水的意思了,但我好像也无法反驳。」A女说。

《返校》美化了白色恐怖?

▲如果我们真心认同不要忘记历史,那我们也必须提醒自己,要花更多的心力,去读更多的资料,去真正了解白色恐怖那个年代。(图/牵猴子提供)

 「但是如果你有看过超级大国民,你就会知道,那个时代,用一个字形容,就是『闷』,那是一个郁闷的年代。如果电影还是那样拍,现在的年轻人会想去看吗?会像我们去看的时候都满场吗?我觉得很难。所以我才说,这是两难。你要一边呈现真实,一边又吸引年轻大众,这真的没有那幺容易。

我只是觉得,如果今天把电影定调为『提醒世世代代不要忘记历史』,我认为返校是成功的。但如果我们真心认同不要忘记历史,那我们也必须提醒自己,要花更多的心力,去读更多的资料,去真正了解白色恐怖那个年代,人民是如何在那种氛围下,怎幺样被恐惧控制,怎幺被驯化到真心相信政府这样是为大家好。只有我们真的去了解那个时代,我们才有能力辨识与避免同样的状况在未来发生。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