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都说路上的钱千万不能乱捡,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犯!超恐怖!

最开始是那天早上我刚一出门就在门口捡了一块钱,我也没在意,然后第二天早上我在门口又捡了张十块的,我当时还觉得自己运气挺好的,连着捡钱,但是第三天早上我一开门,看见地上有张一百的时候,我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我就没捡钱,而是去楼道里转了一圈,但是也没看着人,说实话我平时挺谨慎的,在家也总看法制进行时啥的,知道现在这社会骗子手段挺多的,但是我也没听说过,往人家门口扔钱是个啥意思?

我寻思寻思还是把钱给捡起来了,不是我没经得住诱惑,而是我怀疑这钱是假钱,就拿着钱去楼下的水果店找那大妈看去了。

大妈当时还问我咋了收着假钱了,我就说没有,打麻将朋友给我的,我看着不準成,让大妈帮我看看。

大妈弹了几下,又对着阳光瞅了会,然后告诉我钱百分之百是真的,让我不用担心,接着就跟我说葡萄是今天早上新到的,非让我买点,我不好意思,就买了二斤葡萄,然后到单位给同事分了。

白天的时候我一直寻思这事儿,就跟几个要好的同事说了,他们也都觉得奇怪,但是也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小刘就说要是真有人天天往我门口扔钱,我就不用上班了,因为按照现在我这捡钱的速度,明天就应该是一千了,然后不用一礼拜我就是百万富翁了,还让我明天早点起床去门口守着去,别让别人捡了去。

我就让小刘别扯犊子,还百万富翁,弄不好我明天就让人玩屁眼里去了,他们都笑了。跟他们说完我也觉得这事儿挺可笑的,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就把这事儿抛在脑后专心工作去了,晚上到了家才又想起这事儿,就上网查了查,也没查到这类的骗术就早早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挺早的,说实话我内心还是有点期待和好奇的,头没梳脸没洗地就出门看去了,结果门口啥都没有,不用说什幺一千块钱,连一毛钱的硬币都没有。

当时我就觉得自己挺傻的,还想天天捡钱了,天下哪有这种不劳而获掉馅饼的好事儿。

这时候我就发现隔壁老吴家的门开着,不少人进进出出的,还时不时传来几声哭声,我这人挺八卦的,就过去问咋回事儿。

没想到老吴家的儿媳妇告诉我,她家老太太去世了,我就特惊讶的问啥时候的事儿,昨天晚上我回来还看见她家老太太在楼下跟人唠嗑呢,咋说不行就不行了呢。

她就叹了口气跟我说,她家老太太半夜还出去捣动大葱去了呢,说是怕被人偷了,捣动完大葱回来还啥事儿没有呢,谁知道半夜睡觉,就听见老太太屋里咣当一声,等过去看的时候就看见老太太躺在地上已经不行了。

我听完了也不知道该说啥了,安慰了她俩句然后就赶紧回屋收拾收拾上班去了,因为我怕一会儿她家男人出来让我去参加老太太的葬礼,我现在可没钱去随那礼份子。

到了单位,昨天的几个同事还问我今天捡没捡着钱,我就说没有,他们几个就都笑嘻嘻的说我百万富翁当不上了。

我没啥心思跟他们扯淡,因为隔壁老太太的死还是让我有点唏嘘的,觉得人生苦短,说没就没了,一点徵兆都没有。

晚上回家开门的时候,脚底下却感觉踢到了一摞东西,我低头用手机一照,就看见是一沓子给死人烧的纸钱,当时一看就挺膈应的,完了我还抬头看了眼里面的老吴家,也没看见她家门上挂纸钱啊,这怎幺还整到我门口了呢。

我挺不爽的,用脚全给踢一边去了。

那天晚上我睡的不好,不知咋的迷迷糊糊的就是睡不实,早上再起来的时候头也有点疼。

推门出去的时候,就听见门底下哗啦一声,好像刮着啥东西了,我低头一瞅就看见是个装月饼的纸盒子,我就挺不耐烦的一脚踢过去了,可是让我有点没想到的是,那盒子还挺沉,里面好像还装了东西。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那月饼盒子一被我踢开,下面露出来的却是一摞压好的纸钱……

要是平时我是肯定不会碰这压着纸钱的月饼盒子的,觉得太晦气,但是今天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因为昨天她家就把纸钱弄到我门口了,今天还特意用个盒子压着,这他妈的是啥意思啊。

我就一低头拿着这月饼盒子就沖老吴家去了,结果我一拿这盒子,就感觉里面有东西从另一头滑到了我手这头。

我就把盒子打开了,但是我一打开就愣住了,因为里面是一沓子用纸带绑好的一百块钱,当时我也不知道咋想的,立马蹲在地上开始点钱,一点完就彻底傻住了,因为里面不多不少正好是一万块钱。

一股凉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我本能的打了个哆嗦,我第一感觉这月饼盒子绝逼是老吴家弄到我门口的,而且还跟那个刚死的老吴太太有关係。

我赶紧把钱放回了盒子里,盖上了盖子就奔她家去了。

她家因为还在守灵,门是开着的,我没敲门端着盒子直接就进去了,老太太的儿子和儿媳妇正好在厅里坐着,一看是我还有点惊讶,不过我也没客气,直接就问他俩,「这盒子是你们放我门口的不?」

夫妻俩却全跟丈二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的摇摇头,我就皱了下眉又问,「那纸钱是不是你们给丢我门口的?」

老太太她儿子就有点不高兴了,站起来问我,「啥纸钱啊,你说啥呢?」

我当时一看他这装B的态度,火一下就上来了,就把手里的月饼盒子往桌子上一摔,然后把我捡钱和门口压纸钱的事儿一股脑的都说了。

其实我承认我也挺捨不得这一万块钱的,但我也不是煞笔,也感觉到这钱有说头,当时老太太她儿子看看我,就一脸将信将疑的打开了月饼盒子。

我明显的感觉到他看到那一摞钱的时候眼睛冒光了,但是没等他说话呢,他媳妇儿就抢着说,「老弟啊,这月饼盒子真不是我们放的,那纸钱也不是我们压的,我们家买的纸钱都在楼下烧了,而且我们前两天也没往你门口扔过钱。」

我却看着她有点不相信的问,「真的?」

她使劲儿的点点头,但是我却看见她脑门上有细细的汗珠渗了出来,脸色也是变得异常的难看,不过她老公此刻却一个劲儿的沖她使眼神儿,还在底下拽她的袖子,但是她却突然沖她老公大喊了一声,「你别拽我了,你还想贪这钱,你知道咱妈是咋死的不!!?」

她的话就像晴天霹雳一般,让我和她老公定在了原地,而她却只是深深的呼了口气,像看瘟神一样的看了一眼桌上的那月饼盒子,然后便转身进了她家老太太的房间。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她手里拿着一摞薄薄的钱,然后她把这钱往桌上一放才对她男人说,「这钱就是咱妈前天晚上在他家门口捡的。」

男人眼中也出现了一丝惊恐看着他的女人,然后有些磕巴的问,「然后咱妈晚上回来就不行了?」

女人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我却使劲儿的咽了口吐沫想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指了指桌上那摞薄薄的钱问她,「这是一千?」

女人再次点了点头,看着她那苍白的脸,冷汗刷的一下就从我的后背钻了出来,我感觉头皮隐隐的有些发炸。

我知道有种恐惧是无法装出来的,而这个女人的眼中现在充满的就是这样的恐惧。

老人都说路上的钱千万不能乱捡,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犯!超恐怖!

后来我也只能端着那月饼盒子从她家走了出来,而盒子里也多了那本应该被我捡到的一千块钱。

只是此刻我的心情却一点都没有捡到一万一千块钱的喜悦,反而是忧心忡忡。

因为我没有从老太太儿媳妇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细节,只知道她婆婆抱着在楼下晾的大葱上楼,然后在我门口看到了那一摞钱,接着便兴高采烈的捡回了家,当天晚上就不行了。

唯一有用的细节可能就是她说她婆婆去世时的表情很是惊恐,眼睛睁的很大。

我回到屋里,把这事儿又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这事儿邪乎,就给单位打了个电话请了假,然后打车就去了鬼街。

我们这儿的鬼街其实就是卖丧葬用品的一条街,里面也有不少算命的小门市,我走了一圈,就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小店进去了。

接待我的是个老头,我就把这些天遇到的这些怪事儿一字不落的都说了,老头听完闭着眼睛半天没吱声,睁开眼睛就问我,「小伙子,你知道你门口为啥会有纸钱不?」

我一脸迷茫的摇摇头,心里寻思我他妈的知道还过来问你?

老头老神在在的就喝了口桌子上的茶,然后跟我说,「那是老太太还你的钱。」

我当时听完就傻了说,「啥?我也没借她钱啊!」

老头就笑了笑说,「那是本应该被你捡到的钱,被老太太捡了,有人不高兴了,所以老太太就只能用死人钱还你了。」

老头的语气虽然轻鬆,但是却给我听的浑身冷汗直流,我就赶紧问老头,「那这钱到底是谁扔我门口的啊?这没事儿给我送钱是啥意思啊?」

老头就又笑了下说,「小伙子,你知道这是啥钱不?」

我摇摇头一脸紧张的看着他,老头就又抿了口茶水说,「这是你的买命钱。」

「啥?买命钱?」我当时听完了,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嘴里瞬间就喊了出来。

老头却拍拍我的肩膀,让我别激动,然后又给我倒了杯茶水才接着说,「这人啊,一辈子赚的钱是有数的,你都花完了,也就差不多活到头了。这给你送钱的这个,相当于是把你这辈子要赚的钱,提前都给你送过来了,然后你花完了,也就离死不远了,这就叫做买命钱。」

老头的话让我口乾舌燥了起来,我拿起桌上的茶水一口就都给喝了,然后问他,「大爷,那您的意思是,这个给我送钱的人是想要我的命?」

老头就一副悠閑的神情点了点头,我当时第一想法就是老头在忽悠我,可是一听到他说有人想要我的命,我还是有点慌了,就问他,「大爷,那我咋办啊?你可得帮我啊!」

老头就挑起眉毛看着我说,「你捡的钱花了幺?」

我想了一下,脸上一边渗着冷汗,一边点了点头,但是马上又摇摇头说,「我就花了一点,就开始的那三天的钱,今天这一万,还有老太太捡走的一千我都没动!」

老头却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又撇了撇嘴说,「不是花多少的问题,而是花没花过,你既然都花过了,我也没辙了。」

老头说完就又低头开始喝茶不说话了,他越不说话,我这心里就越发的着急了起来,虽然我感觉他像在那儿忽悠我,但是被他说的我这心里还真是越来越慌了。

我一寻思反正家里还有那捡来的一万一,就一狠心,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放桌子上说,「大爷,我兜里就带了这些,要是不够我就再回去取,你就帮我想想办法吧!」

然后我又特意强调了下,这是我的钱,不是那捡来的。

老头捋了捋鬍子,想了下跟我说,「其实我说的没法子是想硬碰硬是不行,但是解铃还须繫铃人,要是给你送钱的那人把这局自己破了,你就还有救。」

我一听老头这幺说,就感觉他刚才明显在玩我,就是在等我掏钱,我就有点不爽了,不过钱都已经放桌上了,也不能再拿回来了,我就皱着眉问他,「关键是那人我都没见过,怎幺能让他自己破这局啊?」

老头就一边把钱收了起来一边问我,「你好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过啥人。」

我坐在那儿低着头苦苦思索了半天,最后只能摇摇头,最多就是有人暗地里看我不顺眼,但就算有点看我不顺眼的,但是也不至于要我命啊,所以我实在是想不到。

老头看我摇头,就想了下问我,「那今早上装钱的那盒子你没扔吧?」

我使劲儿的点了点头,老头就也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等他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几片门外的柳树叶子,然后他又去里屋端出来一碗清水,让我把手指头扎破了往碗里滴了几滴血,又把柳树叶子,捣烂了都放进了碗里,最后才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纸,让我用扎破的那根手指照着他说的在纸上写字。

他说的话有点像文言文,不过大概意思就是,让那个给我送钱的人放我一马,是我以前不懂事儿不小心得罪了他,但是只要他把这局破了,万事都好商量。

我写完了之后,老头就再没碰这黄纸,但是却提着一根毛笔在纸后面画了个符,然后告诉我晚上把这纸放那盒子里,一起放到门外,而且放的时候想着烧点纸钱。

我一听还得烧纸钱就一脸疑惑的问他,「咋还得烧纸钱呢?是给隔壁刚死那老吴太太烧的?」

老头却摆了摆手说,「你就没想过这钱是咋送到你家门口的,还有为啥谁都没捡过你门口的钱,就这老太太捡着了?」

我摇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老头就哼了声说,「那人应该是早就在你住的那地方做了手脚,用你的头髮或者指甲盖布了个局,除了你别人应该是看不到那钱的,不过那老太太是大限将至了,阳气弱阴气重,就看到那钱了。」

虽然刚才我还不太相信这老头,可是现在听完他这一番话,我还是感到了一阵凉意。老头看我一脸的愁眉不解,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别担心了小伙子,他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他如果真把你害了,他自己也好不了。」

他说完,我就一脸气愤的瞪着他,他这算哪门子安慰人,明显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过这时我才想起他还有件事儿没解释呢,就问他,「大爷,那他是咋把钱送我门口的啊,都这幺多回了,他就不怕被人看见?」

我这幺问的时候,就在心里寻思,那今晚我要是在门口蹲一宿,是不是就能逮到这人?不过老头却冷冷的说了一句,「不是他送的,是他养的小鬼来送的。」

我当时听完都傻了,这咋还整上小鬼了呢?

缓了好半天才又说出话来,不过任凭我再怎幺跟老头墨迹,老头就是不肯陪我回家,只是说让我晚上放了黄纸,然后明天再过来找他。

我一看这老头是肯定不会跟我回去了,就也只能作罢,自己回去了,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是很相信这事儿,只是觉得我这五百块钱让他赚的也太容易了。

我回家之后就自己随便弄了口吃的,吃完了就在屋里百无聊赖的看电视等天黑,纸钱也早在回来的时候就买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的电视太无聊了,我竟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然后在梦里就总听见有人喊我名字,一睁开眼睛屋里却只有电视的声音,我就这幺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下午,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我一看已经到时候了,就拿着东西出去了,我们这楼道里没有感应灯,平时也只有从走廊窗子里透过来的月光算是个亮儿,但是今天是个阴天,外面黑乎乎的一点光亮都没用,不过却有从隔壁老吴家灵堂里照出来的烛光。

烛光轻轻的摇曳着,把整个走廊都照的忽明忽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

老人都说路上的钱千万不能乱捡,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犯!超恐怖!

我抽抽鼻子,扭头朝老吴家看了一眼,因为他家还在守灵,所以门还是开着的,只是那小两口也不知道在干啥,老太太的灵位前并没有他俩的身影,只有老吴太太的那张黑白照片孤零零的摆在那里。

照片上的老吴太太,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又好像在不怀好意的注视着我,让我看了浑身都不舒服。

我就赶紧低头开始烧纸,寻思早烧完早完事儿,本来我是想把纸钱点着就回屋的,但是我又怕火自己灭了,或者烧的不完全啥的,就只能硬着头皮蹲在那里等纸烧完,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身后站了个人。

我呲楞一下就站起来了,可是当我转身瞅的时候,却发现站在我身后的,竟然是那个下午刚给我算过命的老头!

我当时一看是他,就愣住了,就皱着眉问他怎幺来了,老头就嘿嘿的乾笑了俩声,说他有点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他是怎幺找到我家的?

我就问他,老头说是他算出来的,然后又跟我说,下午我走了之后,他閑着没事儿帮我算了一卦,没想到卦象上说我这儿今晚上要有变化,他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我一听他说要有变化心里就咯噔一下,问他是什幺变化,老头却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所以才过来看看,我一看这也没别的办法了,就蹲下去继续烧纸。

可我刚烧了一会儿,就听见身后有咯咯笑的声音,就回头问老头听没听见有人笑,老头却面无表情的沖我摇摇头,我有些奇怪,但是再也没听见那笑声,就也没当回事儿,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了。

烧完了纸,我就準备让老头跟我一起进屋歇着,但是老头却先让我把屋里的镜子都盖上,我问他为啥,老头告诉我镜子那东西太凶,别沖了啥东西就不好了,现在还不到用镜子的时候,得先礼后兵。

我听老头说的有道理,就进去把镜子都用东西给遮上了。

老头跟我进了屋,俩人就一起坐在了桌边,我问老头现在还干啥,老头就只告诉了我一个字,等。

我呆的实在无聊,就拿出手机在桌底下玩,可是就在手机黑屏读取游戏的时候,我突然在手机屏幕上看见一旁的老头竟然在笑!

我猛的抬起头瞅他,可是他却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等我再低头瞅手机的时候,上面却只有游戏的画面了……

我想开口问问老头这是咋回事儿,可是我突然想到了刚才烧纸时身后的笑声,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桌对面的老头,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爬满了我的全身……

我低着头慢慢的长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然后站起来问老头抽烟不,老头没吱声,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我便一个人走进了里屋去拿烟。

等我出来的时候,我还是留了个心眼儿,往自己兜里揣了个小镜子。

我尽量不动声色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低下头接着装作玩手机,但是却把兜里的小镜子掏了出来,然后悄悄的照向了一旁的老头……

可就在我马上要照到他的时候,老头却突然用手拍了我一下,问我干啥呢,吓的我赶紧就把镜子放兜里了,然后抬头跟他说没干啥。

老头就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灯,然后就让我把灯关上,我就特纳闷的问他为啥,他就让我别废话,是不是一会儿想见点啥不该见的东西。

虽说我特不情愿,但是他的话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幺反驳,我就慢吞吞的往门口走,可是我心里就像有一种本能似的在抗拒着。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就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头看了眼老头,因为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我心里也不知怎幺只想起了三个字,鬼敲门……

可是我回过头才发现,老头也紧张的看着门,似乎他也不知道门外敲门的是谁。

我就趴在门边试探性的问了句,「谁啊?」

门外并没有人回答,只有那幽幽的敲门声还在继续……

我的心跳不禁骤然开始加速了起来,不过我一想到屋里的这老头好像也有古怪,而且就算真出了啥事儿,也有他和我一起垫背,我就把心一横,没有问老头一声就把门给开了。

但站在门外的人却让我愣住了,是个女的。

我从来见过这幺好看的女人,最奇怪的是这个女人都进了楼了,还打着把伞举在头上。

女人一看我开门了,就沖我笑了下,然后对我说,「我爸在这儿呢吧,我是来接他回家的。」

我有点被她说糊涂了,就问她,「你爸?」

她就歪了下身子,踮着脚从我身边往屋里瞅,然后她一看见屋里的老头就说,「爸,你快出来吧,太晚了,妈叫我接你回家。」

然后我就也转身瞅屋里的老头,可是却发现老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不过站在门口这女的又笑着说了句,「爸,你再不回家,妈就要生气了。」

老头就铁青着脸从屋里出来了,走到门口也没跟我说一句话,就直接下楼去了,我一看老头这样儿心里就特纳闷。

倒是这女的笑着让我别见怪,她爸就这样跟老小孩似的,我点点头说表示理解。

但是还没等我问老头,他走了我这儿咋办的时候,女人就打着伞也下楼去了。

我看着这女人下楼的背影,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不知道该说啥了,但是这女人的身材真不错,腿长屁股翘,看着就想干她,虽然半夜在楼里打个伞有点诡异,但是免费让我干,我还是会干一炮的。

想到这儿我自己都忍不住乐了,这都啥时候了,乱七八糟的想什幺呢。

转身準备回屋的时候我一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月饼盒子,低头一瞅,却发现那个盒盖竟然是打开的!

而且里面我写的那张黄纸条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白纸条,还有一把钥匙!

我立刻就把盒子拿进了屋里,我又在盒子里仔细的找了一遍,确定里面没我的那张黄纸条了,才去看那白条。

白纸条上只写了一个地址,再就没有任何线索了,我拿着那把钥匙想了一会儿,心里却越发的慌乱了起来。

因为我知道那个给我送钱的人已经把盒子里我写的纸条拿走了,给我留下了这个地址还有这把钥匙,难道说那人是要我拿着钥匙去纸条上的地方幺?

我想到这儿觉得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去找那个刚刚被他姑娘叫走的老头,现在也只有找他了。

虽然我开始还觉得他招摇撞骗,但是现在觉得他绝对是有点真本事的,我揣着这纸条和钥匙锁上门就下了楼,然后打了辆车就直奔老头那里。

因为老头这算命的小店也卖些丧葬用品,所以和鬼街上的其他门市一样,都是昼夜营业的,可是这次接待我的却是一个满面愁容的老太太。

我就问她大爷呢,她却叹了口气告诉我,下午的时候老头突然中风了,然后就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去了。我当时一听就嗷的一声喊了出来,「不可能,那刚才来我家的是谁啊!」

老太太却眨眨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我,然后摇摇头对我说,「我家老头子下午就被救护车拉走了,咋可能还去你那儿啊,你兴许是看错了吧!」

我立刻就摇头说不可能,又问她是不是又个姑娘,刚才是她姑娘给老头接回去的,老太太却更为不解的看着我说,她就一个儿子,哪里来的姑娘!

老人都说路上的钱千万不能乱捡,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犯!超恐怖!

当时听完老太太的这话,我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后跟一直凉到了头顶,不过我还是不死心,就问她老头住哪个医院,老太太被我墨迹的没办法,就都告诉我了。

我赶紧打车又去了医院,一路上我想了很多,可是我却越想越后怕,因为我越发的觉得老太太讲的是真话。

老头已经死了,而老太太又没有女儿。

那刚才我看见的那两个人是幻觉?

到了医院,我急匆匆的直奔老头的病房,可是到了病房我一看就有点傻了,因为我看到那老头真的躺在病床上,眼瞅着就只剩半口气了。

他身边只有一个中年男人在照顾他。我长吸了一口气,拚命的让自己镇定了下来,然后过去跟那个中年男人简单的说了几句。

中年男人就让我和他去走廊说,别影响屋里的其他病人。

出去后这个中年男人告诉我他就是老头的儿子,而且他跟老太太说的一样。

老头从下午中风后就被救护车送到这儿了,他一直在这儿照顾他爸,他爸现在连话都说不了了,所以去我家的那老头绝对不是他爸。

说完后中年男人点着了俩根烟,自己一根,递给我一根,然后跟我说他爸会的那点东西基本都传给他了,所以我要是信的过他,现在就跟他讲讲,毕竟他爸也是收了我的钱了。

我听他这幺说,就把自己遇到的这些怪事儿一五一十的讲了,他听完后半天没吱声,最后我先忍不住了问他,那今晚去我那儿的老头不是他爸那又是谁?是他爸的兄弟?

他听完后却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了才对我说,「我爸根本就没什幺兄弟,你今天晚上遇见的那老头不是我爸,至于是什幺东西我现在也说不清,但是肯定不是人。」

不是人那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一瞬间,我就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

我立刻就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瞅着他,但是他却一副比我镇定的多的样子对我说,「我不知道那东西为啥要装成我爸,不过应该是想害你,不知道你听没听过这句话,听见那些东西哭你还可能活,但是听见那些东西笑,想活就难了。」

我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可是手心里却已经渗出了冷汗,不过他却接着又说,「而且你还跟我说,你烧纸的时候听见笑声了,应该就是那东西笑的,还有要进屋之前他让你把镜子都遮上,估计就是怕被你看见他的本来面目。」

我听到这儿的时候,就感觉有什幺东西堵在我的喉咙里一样,不过我还是问他,「我在手机就是看见他笑了,但还是个人啊!」

中年男人就笑了下对我说,「手机能跟镜子一样幺,要是有机会,你再从镜子里看他一眼,或许你就知道他到底是啥东西了。」

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是却又马上问他,「那他今晚为啥没害我啊?」

男人想了下说,「应该是不到时候,而且最关键的应该是后来的那个打伞的女人,是她救的你。」

我立刻就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男人又接着说,「不过现在还不知道,这女人和装成我爸的那东西到底是啥关係,反正绝对不是父女关係。」

男人说完就搓着下巴琢磨了起来,我却立刻脱口而出的问他,「那打伞的女人是人还是?」

男人却只是摇摇头说不知道,但男人很快又问我準备怎幺办,我想了下说,「报警?」

男人就看着我笑了下说,「你觉得有用幺?」

我挠挠头,觉得警察肯定不会相信我这幺离奇的故事的,男人就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咋说我爸也收了你的钱了,正所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样吧,你明天晚上过来找我,我陪你一起去那地方看看。」

我一听他这幺说,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他就把他的电话让我记下了,然后男人还告诉我今天晚上就先别回家了,等明天去看完了再说,我就点点头说行。

出了医院,我就去了个朋友家住,不过我可没敢告诉他出了啥事儿,只是说家里楼上装修,早上睡不好,所以过来对付一晚上。

但是我这一觉睡的并不好,浑浑噩噩的,一直在做梦,梦里好像还有人一直喊我的名字,可是当我揉揉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差点没吓傻了。

因为我竟然是在自己的床上,我竟然是在自己的家里!

我使劲儿晃了俩下脑袋,然后蹦下了床,心跳的很快,我反应了下,立刻就掏出手机给朋友打了个电话,问是怎幺回事儿。

可是朋友却告诉我,他早上七点就去上班了,看我还在睡觉就没叫醒我,我就又问了他一遍,确定早上七点的时候我还在他家的床上,可是我是怎幺回到自己家里的啊!

我跟他说我一觉醒来就在自己家里了,他却只说我是睡糊涂了,自己回来又睡着了,我当然知道不是这幺回事儿,不过我也没和他争辩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仔细的想了下,觉得我这朋友不太可能骗我,他总不可能为了恶作剧把我从他家背到我家吧。

那就是说七点他去上班之后,我才从他那儿回来的,至于我是怎幺回来的就是个迷了。

不过我马上就想到,我是七点钟之后到家的,周围的邻居应该已经有不少起来的了,那会不会有人看见我是怎幺回来的呢?

想到这儿我就从柜子里找了套衣服,準备出门,可是这时候我才惊讶的发现,我的床边竟然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套寿衣!

当时我就感觉身上的冷汗刷的一下下来了,难道说我是穿着这套寿衣回来的?

我想了下还是一狠心把这寿衣拿在了手里,打算出了门问问附近的邻居,我今天早上到底是怎幺回来的!

结果我刚推门,就感觉到什幺东西卡在门后面,推着有点费劲,我走出门去一看,一个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月饼盒子就放在我家门口。

这里面该不会真的有十万块钱吧!

不知道为啥,看着地上的月饼盒子,我有些不敢伸出手去拿,但很快,我牙一咬,心一横,反正这东西都送上门来了,我甩也甩不掉,还不如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我就蹲下来把月饼盒子给捡起来,刚拿起来我就发现有点沉,打开来一看,果不其然,里面码着十块用白纸带箍住,方方正正的钞票砖。

这回我没有去数了,因为我可以肯定,既然那个人肯把这些钱放我家门口了,那绝对是没有缺斤少两的,里面绝对是有十万,多一张不多,少一张不少。

当时我咽了咽口水,说实话,我长这幺大还真没见过十万块钱这幺大的数额,以我现在一个月三千,平时消费两千块钱的生活,十万块钱可是得我十年才能省下来的大数目。

也不知道我脑子里咋整的,竟然冒出来一个念头,如果这里面真的有十万块钱,那明天不是得有一百万了?

要是真的有一百万,那我就算是死了也安心了,与其这幺浑浑噩噩的度过一辈子,不如潇洒的拿着这一百多万去轰轰烈烈的浪,这样也死得其所了。

我的心情从一开始的恐惧开始转换成出另外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怎幺说呢,反而有些期待。

这个念头刚从我脑袋里面冒出来,就被我给掐灭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不想活着啊。

老人都说路上的钱千万不能乱捡,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犯!超恐怖!

把钱拿回家后,我把这钱,加上之前的一万一,都整整齐齐的码放在桌子上,除了买葡萄花的那五十多,钱就全都在这里了。

我就有些愁了,听老头说的,如果这笔钱我没有花的话,这个局我还是可以破掉早知道那时候我就不听楼下大妈的话买那两斤葡萄了,现在倒好,整的我这幺被动。

估计这世界上看着这幺多钱发愁的人也就只有我了,这笔钱我暂时还不打算动,说不定以后有机会靠着这钱找出什幺蛛丝马迹来。

而且我也决定了,真的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哪怕是被当作是神经病,我也要去报警,要是警察不受理的话,我就袭警住进监狱里面去,听说鬼都怕恶人,进监狱的难道还有好人不成?虽然日子难过了点,但还能保住我的命不是。

心里打定了主意后,也不太慌了,我这胆子也大了点,把钱放在鞋盒里面,塞进自己床底后,也打算起身出门问问早上的事情。

那的确很邪门,我明明在朋友家睡的好好的,咋就穿着寿衣自己给回来了呢?难道那人还能操控我梦游不成。

下楼的时候,我看到了隔壁老太家的儿媳妇,这才一天不见,我发现她比之前憔悴了不少,整张脸煞白煞白的,脸色特难看,那对眼睛也变得有些死气沉沉起来,见到我后很是诡异的扫了我一眼,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本来这两天我就被吓得不清,现在被她这幺一笑,心里特发毛,赶紧横了她一眼,「你笑个鸡毛掸子啊!」

结果那女人就好像没听到似得,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在眼眶里面咕噜噜的转着,哼的冷笑了一声,推开自家门回去了。

「神经病!」我骂了一句,也朝着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下呢,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蹲在我家楼下抽烟,见我来了,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丢,朝着我走过来了。

我一瞅,是老头儿的儿子,昨天我也在医院里面了解了一下,老头姓牛,以前农村取名比较随便,而老头他儿子在自己那一辈里面排名十三,所以老头就叫牛十三了。

牛十三走到我面前,对着我开口说道,「想必你应该知道事情到底哪里不对劲了吧。」

我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牛欢喜,开口说道,「什幺事?」

「你没注意到?」牛十三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我点了点头,但又很快的开口说道,「你也知道今天早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今天早上?什幺今天早上,昨天晚上你从医院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直接往这走的,我看你走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对劲,就跟过来了,结果你猜我看到啥了?」牛十三的表情显然有些不对劲。

我看牛十三煞有其事的样子,心里也毛的慌,赶紧开口说道,「啥?」

「你自己看吧。」牛十三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一个手机,丢给我,让我打开那个视频。

我打开了视频,有些迷糊的看了起来,看的出来这视频拍摄的角度绝对是在偷偷摸摸拍的,因为拍的人都是躲在一个拐角,把摄像头偷偷探出来拍的,而且还是晚上了,如果不是有路灯,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视频的内容。

很快,我就从视频里面看到我的出现,但是我却丝毫不记得我昨天晚上有走过那条路,视频中的我走起路来有些怪异,怎幺说呢,就好像是在轻轻的往前跳着。

这时候,从前面出来一个脚上穿着草鞋,身穿长且大的黑袍,头上戴着一顶大草帽,手执铜锣,腰包藏着一包符的男人。

那顶大草帽把那个男人的脸都给遮住了,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究竟长什幺样子,而且视频是偷偷拍的,角度也有点偏。

这时候那个男人不知道和「我」说了什幺,就听到我在那个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声音特别的怪异,完全就不是我的声音,这时候那个戴着大草帽的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看到他拍到「我」肩膀的时候,我感觉视频里面的我身体瞬间变得僵硬了。

这时候我看到视频里面那个男人走到了「我」前面,从自己的大袖子里面掏出一件寿衣,给我慢慢穿了起来,等我把那件寿衣穿起来后,这才从袖子里面又掏出来一个小阴锣。

然后他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穿着寿衣的「我」往前走。

噹噹当,噹噹当……

小阴锣的声音从视频里面传了出来,视频到了这里就彻底的黑了,只从里面听到渐行渐远的阴锣声。

不知道为什幺,我看的有些毛骨悚然起来,毫无疑问,视频里面的那个「我」绝对是我没有错,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但我已经确定了这肯定是我。

因为视频里面我和那个草帽人走的方向就是我家的方向,而我早上又是在自己家里醒过来的,那不是我还能是谁啊。

但我又感觉奇怪了,我昨天明明是在朋友家睡的啊……

很快,我就陷入苦恼了,我昨天到底是去的哪个朋友家来着?不管我怎幺想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我赶紧拿出手机打算看看聊天记录,但在我掏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的时候,却发现上面根本没有什幺我朋友的电话,最近的一条还是昨天我打给我老闆请假的。

操了,这是怎幺回事?

就在这时候,牛十三也看出我的不对劲来,对着我开口说道,你早上起床还没照过镜子吧。

「照镜子?」被牛十三这幺一说,我才想起来早上被寿衣那事情给整的我到现在都还没刷牙洗脸呢,不过我很好奇牛十三为啥会问我有没有照镜子。

「走吧,去你家,你自己看看就明白的。」牛十三没有说什幺,只让我自己回家。

我就带着牛十三进了我家,刚进屋,我就朝厕所里面去了,一照镜子,我吓了一跳。

因为我发现自己的脑门,耳朵,鼻子,嘴巴都被抹了硃砂,看起来特别诡异,连我自己都被镜子里的我给吓了一跳。

也难怪刚才隔壁那女人看我的表情这幺奇怪。

等我出去后,牛十三这才接着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背膛心、胸膛心窝、左右手板心、脚板心这些地方也都被抹了硃砂,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去里面脱光了看看。」

我见牛十三说的煞有其事,也没去里面脱衣服,看了下自己的手心,上面果然有两个硃砂印记,然后把自己鞋子和袜子都脱了,果然也在自己的脚板心上看到硃砂印记,当时把我给吓得不清,这他妈的是怎幺一回事,我就开口说道,「这里面有什幺讲究不成?」

牛十三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带走你的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个赶尸人。」

「赶尸人?」我愣了下,我也在一些小说和电影里面看到过这种人,一直也没太当回事,但现在被牛十三这幺一说,关于赶尸人的印象都一一在我脑海里面浮现出来。

赶尸人,顾名思义,就是给尸体赶路的人,一想到这,我就开口说道,「那你的意思是,那家伙把我当尸体来赶?」

「没错。」牛十三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一般情况下赶尸人是不能驱赶活人的,但还有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那个人的阳寿已经不多了,换一种说法就是,那人已经活不久了!」

说完,牛十三就直勾勾的看着我,那表情给人感觉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老人都说路上的钱千万不能乱捡,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犯!超恐怖!

被牛十三看的我这心里也有些毛骨悚然起来,我就开口问道,「你瞅我干吗呢。」

牛十三就笑着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似得?」

我点了点头,牛十三的眼神特别的怪异,里面还带着一丝怜悯,我有时候在回家路上看到一些小猫小狗尸体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

「如果你知道自己身上这些硃砂印记来头的话,估计也就明白我为啥这幺看你了。」牛十三笑着开口说道。

「为啥,这几个地方的硃砂印记到底有啥说头啊,你就告诉我得了。」我赶紧开口问道。

牛十三开口说道,「你确定?我怕你听了后,会吓死。」

「本来这几天的事情已经把我吓得半生不死了,别吊我胃口了。」我连忙开口说道。

牛十三点了点头,「我之前不是和你说那个和你碰面的人是赶尸人吗?」

「对啊。」我连忙回答。

后来牛十三就给我说了一大通话,反正就是给我介绍什幺是赶尸人。

赶尸技术是在清朝时期出现的,当时是把客死四川的湖南移民的尸体运送回家乡。

尸体在最开始的运送过程中,是走的水路,并不需要「赶」的。但三峡这一段,水流湍急,旋涡暗礁密布,船只往往沉没。古人又迷信,绝不愿意搭载死人走在险江之上,「赶尸」这个职业于是就产生了。

这时候牛十三开口说道,「赶尸人有三十六小功,十八大功,必须每种都学会了,才能算作是出师,如果我昨天没有看错的话,昨天那个赶尸人就是用的驱魂功把你的意识驱赶出来,然后用站立功,行走功来指挥你回来的,至于你身上这些硃砂印记,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那三十六小功中的入棺功,也就是在死者入棺前,以硃砂点其脑门心、背膛心、胸膛心窝、左右手板心、脚板心等七窍连同耳、鼻、口诸处,封其七魄三魂。而那个人在你身上做了这些手脚,也就是说,他已经打算在近期内要将你葬入墓中。」

被牛十三这幺一说,我这心里也挺害怕的,赶紧开口说道,「你说他这是图啥啊,我又没干啥坏事,至于这幺对付我吗?真要对付我,直接给我个痛快不是更好?」

牛十三笑了起来,「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我们不是已经发现了那个想要对付你人的蹤迹了吗?一个赶尸人,只要顺藤摸瓜下去,那肯定会有收穫的。」

我一听,就觉得有戏,开口说道,「您的意思是?」

牛十三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烟来,我感觉给他点了,他抽了一口后,这才慢慢悠悠的开口说道,「其实想要成为赶尸人并不是那幺简单的,首先,要胆子大,方向感强,力气大,最主要的是长得丑,你仔细想想,你有没有得罪过什幺长得丑的人?」

「长得丑的人?」我在自己脑海里面想了半天,还真没给我想出来谁,毕竟如果对方长得丑的话,那我肯定有印象,更何况那个人胆子大,方向感强,力气大,最主要的是力气大,妈的,我找死啊,去得罪力气大的人,所以我就开口说道,「没有。」

「那就奇怪了,无缘无故怎幺会有人花费这幺重的手笔去害你呢?」牛十三显然想着想着也有些想不通了,眉毛都皱成一个肉疙瘩了。

我见他在思考什幺东西,也没敢去打扰他,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想起来什幺来,开口说道,「你昨天和我说,上次我爸去你家找你了?」

「你不是说那不是你爸吗?」牛十三不说还好,一说,我这心里就感觉有些慌,其实我本来根本不信什幺鬼神的,但上次来我家那个老头的事情却让我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变了。

「对啊,的确不是我爸,我只是打个比方。」说完牛十三顿了顿,开口说道,「他走之后,我爸放你家的东西都不见了吗?」

「对,还给我留了张字条,上面写了个地址,还有一把钥匙。」我连忙开口说道。

「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想让你去那个地方,在那里也许你就可以找到到底是谁想要害你。」牛十三开口说道。

「我也是这幺想的,但关键是对方想要害我啊,而且好像还挺厉害的,我一个什幺都不懂的人过去,还不是分分钟被玩死啊。」我赶紧开口说道。

「这倒是一个问题。」牛十三紧接着开口说道,「这样吧,今天晚上咱们去一次,我带你一块儿进,看看到底是什幺妖魔鬼怪在作祟。」

一听牛十三要和我一块儿进去,我这心里也踏实了不少,赶紧开口说道,「成啊,那就去看看。」

「嗯,我先去做点準备,晚上怕是会有一场恶战,你先去找找那地方的位置,确定了到时候我们直接过去。」说完牛十三就火急火燎的走了。

牛十三走后,我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张写着地址的字条,狠狠的咬了咬牙,出门找了辆计程车,把地址给计程车司机看了下,计程车一看那地址,就开口说道,「哟,哥们,你去这干嘛?」

「这怎幺了?」我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看计程车司机的样子似乎好像知道些什幺。

计程车司机这时候也开口说道,「这事情说起来可就有些蹊跷了,如果你是想买这别墅的话,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前两天我们老闆就是想买这别墅,结果刚搬进去就被吓出来了,这不,才两天,这别墅又挂出来了。」

我愣了一下,知道这计程车司机好像知道些什幺,赶紧开口说道,「你和我说道说道,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计程车司机吊足了胃口后,这才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年轻可能不信邪,甚至有的人还喜欢去探险什幺的,但那屋子,真的闹鬼。」

「闹鬼?」我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的开口说道。

计程车司机看我紧张的样子,也咧嘴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可不,着实把我们老闆吓得不轻,心脏病複发差点死了。」

「你仔细和我说道说道。」说到这,我已经非常感兴趣了,别人可能不信,但我绝对不会不信,因为我很清楚,这屋子肯定是有问题的,那个人叫我过去,肯定也不是仅仅让我过去这幺简单。

「听我们老闆说,那别墅之前好像一个大老闆给他小三买的房子,后来被他老婆知道了,结果他老婆寻死觅活的,那大老闆没办法,就把小三给甩了,结果那小三一时想不开,在那屋子里面割腕了,这是前两年的事情了,你找找几年前的报纸应该还能看到新闻,当时我还唏嘘呢,这幺漂亮一大姑娘,咋就想不开呢。」司机摇头开口说道,大有一副实在不行,可以找他的感觉。

我见他话都快跑远了,赶紧接着开口说道,「那照你的意思是,闹鬼的是那个当小三的姑娘?」

计程车司机摇头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们老闆现在被吓得在医院里面神神叨叨的,话都说不清楚了,一直在医院里面念叨着有鬼有鬼。」

我一听,心里就有些发慌,赶紧要了计程车司机的电话,说回头有事再让他来给我开车,他一听有长期生意做了,也赶紧把号码给我了。

拿了号码后,我这心里也有些不踏实了,不敢去探点,就让计程车司机去牛十三那,我打算把这事和他好好说说。

老人都说路上的钱千万不能乱捡,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犯!超恐怖!

找到牛十三的时候,这老小子竟然在自家的店里翘着二郎腿在那儿悠哉悠哉的抽着烟呢,一瞅他这要死不活的样子,我这心里就气不打一出来,我要死要活的出去踩点,结果他倒好,在这里休息。

见我来了,牛十三还有些惊讶,开口问我咋来了。

我也没把自己心里的不爽表现出来,毕竟牛十三也欠我什幺,他之所以帮我忙,还是因为他家老头子收了我的钱,更何况我隐隐约约觉得老头子出事和我逃脱不了关係,所以心里对他也有些愧疚。

我就说自己有新的发现了,牛十三一听,赶紧把腿放下来,看着我开口说道,「啥新发现。」

等我把我从那计程车司机听到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都倒给牛十三听了,牛十三一听,脸色也不太好,开口说道,「照你这幺说,那个地方闹鬼?」

我点了点头,「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听说那个计程车司机的老闆现在还住院呢,要不我们假装要买房子,去调查一下?」

牛十三顿了顿,开口说道,「如果你说这房子的主人,有人要来买房子,你会把这房子闹鬼的事情告诉别人?更何况那个老闆又是一个普通人,能知道点啥。」

我一想也对,听那计程车司机说那老闆人都吓傻了,话都说不利索了,又怎幺可能会告诉我们呢。

见我在那发懵,牛十三也笑了起来,开口说道,「你没听那司机说,之前那个小三死了的事情还上过报纸吗。只要去找一下这方面的新闻不就可以了吗?」

我一听,还真是,找报纸肯定是找不到了,不过倒可以上网去查,我赶紧问牛十三他家有没有电脑,牛十三说没有,还说什幺在算命店里放台电脑显得太不专业了。

我没办法,只有在附近随便找了一间网吧,我也不清楚那女的到底是哪一年死的,也不知道她名字叫啥,想了半天不知道搜索啥,最后灵机一动,把我在的那个城市,然后加上那个别墅的位置,又搜了下自杀,还真的被我给找出来了。

消息是两年前了,那时候我还在外地读书,我说我这幺八卦的人怎幺可能不知道这事呢。

我随便点开一个链接进去看,那个当小三的女人是我们市的本地人,死的时候才二十一岁,我们这边的一个医学院的女生,我们这医学院我也知道,是一本,挺难考的,当时我也想考这学校,没考上,也不知道这种高等生咋就去当小三了。

越看我就越是有些心慌,看新闻上说,这女的用一种极其残忍的手段自杀的,把自己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一直到死。

听说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种无比诡异的笑容。

再接下来就是那女人生前的照片,一看那照片,我感觉有点慌了,因为那女人我认识,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叫秀秀,当时我上高中的时候还追过她呢,当时她说什幺学生的首要任务就是认真学习。

现在一看就感觉挺操蛋的,还认真学习呢,结果跑去给人当小三了。

照片上的女人挺温和的在那儿笑着,但结合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这笑容看起来竟然带着一种怪诞的恐怖感觉。

说实话,看着自己以前认识的人死掉的照片,心里别提有多彆扭了。

既然这女人是认识的,继续调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我现在还有当时一些高中同学的联繫方式了,我赶紧找了个号码拨了过去。

我给打电话的人叫大洋,我高中时同寝室的一个哥们,高中毕业后没读书了,跑去武当山当道士,结果每天爬金顶太累,受不了就跑到山下出家当和尚了,前年还来我们学校找过我,当时我们学校的保安不让他进,说是得出示身份证明,这屌丝当时没带身份证,还问了保安一句,身份证没有,皈依证成不,当时保安都被这屌丝给吓尿了。

这屌丝对这些八卦的事情特了解,而且我核算了一下,当时他来找我的时候,正好是秀秀死的那段时间,我觉得他肯定对这事情有点了解。

很快,电话就打通了,电话刚一接起来,就传来大洋的声音,「无量天尊,贫道李耳重生,吕祖再世,铁口直断,济世神算,开光,辟邪,取名,消灾,价格优惠,VIP用户可享受买八送一优惠活动。」

「干你大爷,是我,王盼,咋了,和尚不干又跑去当道士了?」一听大洋那神神叨叨的声音,我就有些没好气的开口说道。

一听是我,大洋声音中的热切也消失了不少,没好气的开口说道,「是你啊,干啥呢。」

「你知道秀秀不?」我赶紧开口说道。

大洋愣了一下,「知道啊,咋了。」

「听说她死了,你知道这事不。」我紧接着开口询问道。

「知道啊,当时我看她死状有些凄惨,怕她变厉鬼了,你以前追过她,说不定能牵连到你身上,那几天我不是去找你了吗?咋了,有啥事?」大洋大大咧咧的开口说道。

「没事儿。」瞅大洋好像也不知道啥内幕,我就随便应付了两句,挂掉电话,去网管那退了钱,找牛十三把这事情给说了一下。

牛十三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开口说道,「那照你的意思是,那个女人你还认识?这就有些不好整了,看情况十有八九是那个女人在整事儿,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女人和你认识,那幺到时候去那个地方时,你说不定会激怒那女人……」

听牛十三这幺一说,我这心里就特害怕,开口说道,「那咋办?要不咱们就不去了?」

牛十三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这不还有我在吗,这样吧,今天就先不去了,我準备一下,你回头找你妈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整过来,我给你弄个护身符,咱们再过去。」

我听还有护身符,心里的慌乱也抚平了不少,赶紧点头,回自己家去了,说实话,原本我觉得最安全的就是我自己家了,但经过上次老头和那个赶尸人的事情,我就有些不太敢回家,天知道什幺东西在我家里等着我,但这不回去又不好,我昨天不是打算不回去呢,结果倒好,直接被人给赶回来了。

回到家里后,不知道为啥,我满脑子都是秀秀的脸,总感觉她的死有些蹊跷,按理来说她长得这幺漂亮,又是个高材生,就算那个老闆不要她,她也不至于为了那老闆去死啊,随便找个更有钱的老闆不就是了。

不过想来想去,觉得我这幺去猜想,有些不太尊重秀秀,就没再敢多去想了,结果我刚回家呢,就看到我家饭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箱子上面还放着一张白色的A4纸,纸上写着钱财已散尽,明日来索命。

我惊得自己冷汗都出来了,赶紧把那个箱子打开来一看,里面方方正正的摆放着一堆钱,我都不用数,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一百万了!

仔细算算,以我的工资,这辈子确实也就赚一百来万,根本没可能赚到一千万,这也就是说,这真的是我最后一次收到钱了。

明天过来的可能就不是来给我钱,而是要我的命了!

这一想,我也不敢在我自己家里呆着了,赶紧起身出发去找牛十三,一刻也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呆了,原本那些看起来很可爱的钱,这时候看起来却给人一种狰狞的恐惧感。

毕竟现在牛十三可以说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这时候我能够指望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老人都说路上的钱千万不能乱捡,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犯!超恐怖!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