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民真的都来了XD

编辑: -

乡民真的都来了XD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立即试读

《乡民都来了:无组织的组织力量》(Here Comes Everybody: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的原文版出版于2008年,繁体中文版是2011年,不过现在来读这本好书,感受肯定胜过刚出版时十倍不止吧XD

去年8月3日,凯道上廿五万名白衫军,震惊了政坛与新闻媒体!这场由乡民网路串联发起的新形态社会运动,充分表现出公民的力量,居然在没有任何政党运作的情况下,就号招了廿五万人上街头!2013年7月初洪仲丘受虐死亡事件发生后,由39位互不相识、各行各业的网友发起公民1985行动联盟这个民间组织,希望藉由诉求让事件真相出炉,并且要求国军改革,屏除以往的陋习及潜规则。发起这场运动的有菜鸟医师、喜饼师傅、高三学生、前国会助理,最小的19岁、最老的39岁,短短两週两度上街头,打破台湾过去国内社会运动组织动员模式。

我以为公民1985行动联盟的这个廿五万人上街头运动已经是空前绝后了,没想到后来太阳花学运发起的「330反服贸游行」才真是史无前例!由佔领立法院的抗议学生与公民团体,号召支持群众前往凯达格兰大道与周围地区表达诉求的活动,让五十万以黑衫为标誌的抗议者涌入博爱特区及立法院周边!加上太阳花学运这个中华民国历史上,国会议场首次遭到公民佔领的公民运动,在廿几天强大压力的情况下,有条不紊地组织了各项活动,堪称典範!

台湾发生野百合学运时,我只是个马来西亚的初中生,我心里有个印象一直以为野百合学运也有好几十万人上街头,没想到全盛时期也只有六千多人。不过不要说野百合学运那个年代了,就连十年前,要这幺讯速、有条不紊地动员数十万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虽然十年前网路已经很发达了,不过没有脸书等社群网站,还有推特、噗浪等微网誌,以及智慧手机专用的LINE,甚至不怕网路塞爆的FireChat的情况下,盛况可能无法如此热烈,更甭提一直没有退流行的BBS如PTT等的推波助澜!

在318学运爆发前,有不少公民媒体正默默在进行公民监督国会及政府的网站,如沃草的「国会无双」和零时政府(g0v.tw)各项专案,以及「关注台湾社会信息图表」等等;加上在学运爆发后,为了刊登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广告,一天架就设起来的4am.tw,以及网站群众募资‧群众集资网站VDemocracy.tw为各公民活动募资,还有台大新闻E论坛等等更中立客观的报导。各种免费的网路服务如Ustream、Hackpad,以及Google包括地图、文件、YouTube等的一系列服务等工具当然也不可少!

这些公民运动,确实再再显示出了乡民无组织,以无招胜有招的创新力量,真的果然正如《乡民都来了》所说的那样!乡民一但集结了分散式的力量,就再也不是「万人响应,一人到场」了!而这股公民力量,一些落伍的政客和媒体,始终还是完全在状况外,以为大家不过是「高挫折」的「暴民」,要不然有政党幕后操纵等等。

然而,《乡民都来了》早就指出,这个时代是人类历史上头一遭,掌控全球合作的工具竟然非由政府或机构组织所独有。网际网路和智慧手机改变了人们群聚及合作的方式,也同时燃起了一场场前所未有的革命。所以要怪,就请怪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和贾伯斯(Steve Jobs,1955-2011)等先贤吧XD

读了《乡民都来了》这本好书,也会了解在街头、餐厅和捷运上的成群低头族,其实是在关心好友彼此的近况活动等等,因为我们其实天生就爱聚在一起,科技并没有消弭我们从穴居人时期就演化而来的天性,例如热爱群聚、分享和互助合作。网路工具,不仅没有让人更宅,还消除了集体行动的沟通协调困难的种种限制,方便揪团、分享八卦、集体评论、搞革命……让乡民可以全都来了!

《乡民都来了》用制度经济学大师科斯(Ronald Coase,1910-2013)的交易成本理论来解释组织的形态。人类群体不易形成也很难维持。传统机构的成立是为了减低交易成本。然而,传统的组织无法无限扩张,因为管理成本会不断提高。网路世界却颠覆了组织的运作规则,利用简单的分享就能稳固新群体的建立,彻底让管理成本崩盘,造就惊人的群体行动。

在这个时代,只要想要做的话,所有人都能向全世界公开创作,网路名气也成了出书的保证。而个人媒体,也利用各种工具,记录了传统媒体所忽略的小角落,利用影音资讯让权威的小手段无所遁形。社交工具移除了公开表达意见的障碍,过去要投书报章杂誌已不易,更甭提上广播或电视宣扬理念。现在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一个媒体,利用部落格、微网誌和社群网站发挥力量。媒体专业人士所独享的权力转交到乡民手中,这也让过去在品质上把关的品管模式行不通了,于是我们改而轻鬆地先出版,然后再来筛选。筛选者也非编辑,而是由社会大众进行,并且是在出版之后。

先出版再筛选的逻辑,虽然产生了不少网路垃圾资讯,但也造就了了深远了力量,例如维基百科(Wikipedia),就是众志成城之作。众多网民利用业余时间,进行过去只有专家学者才能达成的工作──编纂百科全书!维基百科品质甚至可能和《大英百科全书》(Encyclopædia Britannica)差不多,加上其免费和迅速,以及互相除错等等的特性,快要让撑霸百科全书界超过两个世纪的《大英百科全书》走向历史。

协同合作的力量在学运中也充分发挥。协调超过1,500位志工,支援数万人街头活动背后的关键之一,就是可供多人协同编辑的Hackpad共笔平台。因为太好用了,太阳花学运带来爆量网路流量,甚至导致Hackpad至少五度当机,够义气的Hackpad还紧急调整架构加装伺服器火力支援。

在另一个协力合作的例子中,Linux成了有相当影响力的作业系统。Linux之所以成功,因为它的失败几乎是免费的!先出版再筛选的逻辑,让社会必须承受大量的失败,在这之中只有极少数的种子能开花结果。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开放原始码计画都失败了,可是这些失败的成本却相对低廉,这让大量的实验能够在没有大型组织的引导下进行,由群众或市场筛选出优胜者,让Linux获得巨大的成功。

协同生产相对于集体行动,可能还不算複杂的,可是一堆新工具,也让新形态的公民集体行动带来新生命。大规模的公民集体行动,在不少国家已经瓦解了宗教和政治机构的独佔,挑战了现有的体制。《乡民都来了》举了天主教神父性侵儿童的丑闻为例,展现出社交工具让资讯无障碍地同步,使得乡民集结的前所未有力量,逼迫教廷面对掩盖好几十年的丑闻。社交工具不仅让群体行动的规模扩大,也让行动速度加快,产生「快闪」和「路过」的行动,让当权者头痛。

许多先进国家都面对社会资本(有与他人合作的习惯)衰退的情况,不过《乡民都来了》却指出,社交工具也能够优化人类社会,建立社会资本,强化群体的凝聚力。《乡民都来了》提到社会资本的两种概念,就是「团结型资本」与「桥接型资本」的差异,前者是指你在能够借钱的名单上,金额的大小;而后者是指能借你钱的人数。团结型资本是有高凝聚力的团体,不易向外扩散;而桥接型资本异质性高,发散度也高。社交工具也强化了桥接型资本,例如太阳花学运佔领立法院的外围团体就包括了黑色岛国青年阵线、公民1985行动联盟、绿色公民行动联盟、公投护台湾联盟、澄社等五十几个NGO社团。

《乡民都来了》最后指出,所有的网路合作行为,都仰赖使用者之间的承诺、工具和默契。我们参与一个团体的基本原因就是承诺,是基于兴趣而参与的开端;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工具,例如许多免费的网路工具。如果有需要,也会有人去开发新的工具;其中没有明文说明的游戏规则是默契,也就是组织文化。承诺、工具和默契,让乡民凝结出力量,但任何一个环节无法维持,现在的组织也会崩解,但新形态的组织也会因为新的承诺、工具或默契而产生。

乡民之间各自分散运作,没有中心首谋,自动自发、互不从属、容许失败,以无招胜有招。这样的乡民力量还会带来什幺样的变革,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