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週刊:写稿真命苦

编辑: -

T週刊:写稿真命苦 写稿对一个靠稿费吃饭的职业来说,算是稀鬆平常的小事。以T客邦网站组来说,不管是每天上网看新闻找题材写稿,还是收到厂商送测产品写评测稿,每天就是面对不同的稿件(或者稿债)在战斗。不过偶尔也不是那幺顺利,什幺稿都可以一路畅通的写下去。说穿了就是6个字「很可怕,不要问。」

T客邦算是个年轻的网站。前身是2008年1月底开站的「PCADV实验室」。在2009年9月改名「T客邦」,从原本只是PCADV电脑王杂誌实验性的网站计划,逐渐形成了彙集电脑王、PC home、DIGIPHOTO、手机GoGo等许多编辑团队联合维护内容的综合网站。而编辑群专业的分野与网站性质的区隔,另外也形成DIGIPHOTO、打电动、比比王等不同的分站。而为了让更多网友有发起主题讨论与分享的空间,最近新成立的T17讨论区,也在今年4月诞生。

T客邦的文章大多数来自不同刊物的编辑部门支援,一部份来自于各路身怀绝技的外稿高手,也有一部份回收旧刊物的精华文章。还有一部份,来自于T客邦採访编辑的每日更新。採访编辑基本上不属于其他杂誌编辑部门,主要的工作就是网站新闻。平常的工作内容其实就是上网找新闻(跟看美女)。听起来是个很愉快的工作,实际上其实也很愉快,不过偶尔也会遇到一些挫折。

T週刊:写稿真命苦

▲偶尔也是会看到这样的读者意见。笔者相信一定有什幺误会…(露出鹹溼的眼神)

文章异地同步

T客邦文章量不算少。这都要感谢每个编辑绞尽脑汁,每位外稿作者的呕心沥血。偶尔写了篇不错的研究,或是写了篇迴响热烈,大家都按讚的文章,就能获得相当大的成就感。不过有时候也会「好死不死」看到自己的文章「自己长脚」贴到了其他网站。除了有正式合约交流内容的入口网站,有时候是无心发现,有时候刚好找到。原文「备份」就算了,有时候还会意思一下写个「来源:T客邦」,不过Kuso的是,有时候连原作者想看自己被好心「备份」的文章,都还要「注册为会员回应本文」才可以看。不过既然要备份,至少图床也自己找一个吧?图片都直接连回主站,没有「複本」怎幺有备份效果呢(摇手指)。

T週刊:写稿真命苦

▲偶尔会有亲切的网友主动全文备份到其他网站,不过图显然也是直接连回来吃频宽的XD

T週刊:写稿真命苦

▲亲切的网友怕别人乱转贴,还会加上限制注册才可浏览的字样。
不过温馨的是,文章原作者自己好像也看不到全文ヽ(´Д`;)

用语争议

有时候花了三天两夜写好的稿子,也是常被网友呛「编辑不专业」。杂誌同仁在出刊前会有一校跟二校,调整版面跟检查错字,网站稿有时为了时效,会省略出稿前的检查,难免有了错字或漏字,不过网站稿不像杂誌,杂誌刊物印下去就没有出错的空间,网站写错了还有机会订正(至于自发性帮忙备份的……因为也没知会,所以也管不了这幺多了)。对于网友的指正,只要事证属实,第一时间作者本身都会做修正的动作。不过有时候也存在着争议的空间,例如大陆用语,就是一个偶尔会引起讨论(或者是互骂)的话题。

T週刊:写稿真命苦

▲有读者对于反统战十分有心得,认为编辑应该坚持汉贼不两立的立场。

以T客邦的立场来说,总部在台湾,在专业用语的选择上自然以台湾本地已通用的专有名词为主。因此随身碟不会叫做U盘,软体不会叫做软件,滑鼠不会叫做鼠标,桌上型电脑不会叫台式计算机。但还是会有读者看不过去,认为编辑都是「死阿六」,比较经典的应该是建筑或摄影圈常见的用语「氛围」,前阵子被拿来当作「中国用语」消遣了一番。但话又说回来,有这样的热血去挑语病,笔者自己倒很好奇这样的作者会写出什幺样的文章…

T週刊:写稿真命苦

▲氛围两个字也能引起一串离题很大的讨论,但笔者比较认同张大春先生的说法。

来自未知领域的求救

T客邦有阵子蛮常出现自称「家境清苦、希望大葛格伸出援手」的大学在学生(不知道为什幺都会强调上围32C)。由于T客邦不是社福机构,顶多请有鸽子帽徽的葛格出面帮忙。儘管有不少男性同仁表示要「面交」或是「写开箱文」,最后当然也只是笑笑就过了。

T週刊:写稿真命苦

▲类似的文字广告都有固定写法了,来来去去都是几个关键字。

有时人在办公室,电脑开着MSN跟Skype是很平常的事。有时视窗跳起来就是「帮我买麦卡好吗」之类的讯息,好像也不算太奇怪。不过平常工作繁忙,实在抽不出身,除了陪他喇赛,大概就是放着当作没看到。有时候想问,如果我可以帮你买卡,你愿意帮我写稿吗?

T週刊:写稿真命苦

▲不知道这位朋友最后买到他的卡了没?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